拢龙今天性感营业了吗!

我心向光明,无奈生于黑暗。

叫我阿黄就好。

平时很很少生气。但碰了底线会发火,会怼你。

底线是朋友。

在大晚上对着原生之罪里的各种杀人啊分尸啊这些血腥场面我还能悠哉悠哉的嗑瓜子吃豆腐干我真的佩服我自己


随便说一句池陆真好吃


杀人的店【上】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之前的脑洞产物

*如果有后续的话是BE

*ooc预警

*大嘎好你们的阿黄在时隔几个月后终于开始更新了还有人记得我吗

*剧情流水账很无聊很尬对不起

————————

赵云澜经营着一家店,一家杀人的店。

店老板是他自己,店员有谁呢?

一个天天念着佛经的假和尚,一只肥的要命的黑猫妖,一条修炼成人的美女蛇精,一个整天黑着脸的尸王,一个误入打工的人类小孩,还有赵云澜自己——一五百年前醒来的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长寿老头。

一天,赵云澜往店里带回来了一个人,一个叫沈巍的大学教授。

赵云澜鞍前马后的伺候沈巍,还给沈巍挂了个顾问的名头。

不过这都是在店员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干的,赵云澜甚至没让他们见过沈巍。

这样过了一个月,店里的人就开始奇怪了。

黑猫看着赵云澜,嘴里的小鱼干也堵不住它的嘴:“老赵啊,不是我说,办公室恋情没好结果,放弃吧。”

赵云澜满不在乎:“死猫你胆肥了是不?敢管起你主子的事来了?小巍可是我追了大半年才答应和我试试看的,哪有放着美人儿不要的道理?”

祝红拿着小镜子补着妆:“鬼见愁啊鬼见愁,真是名副其实。你那沈教授听起来细皮嫩肉的,让他在我们这狼窝里边挂名?你是缺心眼还是傻?”

赵云澜丢了个抱枕过去:“你好好补你的妆吧你,不怕口红画歪了?小巍可不是那种普通人,厉害着呢!”

尸王听了这话才把注意力从电脑上转了回来,他把脚搭在桌上:“赵云澜,你这样私自添改人员,有没有向那位大人报备过?我记得我们店里可没有顾问这个职位的吧。”

黑猫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开口:“就是就是,你这么邋遢还有人愿意跟着你?来路不明的人,底细查清楚了没有?那位大人要是生气了,可有好果子吃!”

赵云澜使劲翻着白眼:“你们一个个的到底搞没搞清楚谁在给你们发工资啊?这家店可是我的!那位就是再厉害也管不着!”

“那可是斩魂使!是——诶老赵你去哪!”

赵云澜没打算听黑猫反驳他,直接出了店门——他的小巍要下班了。

沈巍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很惊喜的。

赵云澜走过去拿过沈巍的公文包,和他并肩走着:“怎么啦小巍?看到你老公我来接你下班怎么开心啊?”

沈巍脸一红,瞪了赵云澜一眼:“说什么胡话,这是在外面呢!”

赵云澜见沈巍害羞,脸上更是得意:“切,外面怎么了?不论在这个地球上的哪一个地方,你沈巍都是我媳妇儿!”

沈巍简直害羞的要冒烟儿,他本只是答应了赵云澜试试,可赵云澜是个嘴上不带门把手的,才确定关系一个月呢,什么话都一股脑的往外溜,沈教授脸皮薄,哪受得了?

他低声训斥:“赵云澜!你,你不知羞!”

赵云澜哈哈大笑:“沈教授!才这样你就受不了啦?那我给你取些甜滋滋的小名怎么办,你还不挖个坑把自己埋喽!嗯……我想想,小甜心?小宝贝?心肝儿?巍巍小可爱?”

沈巍气得骂他:“不知廉耻!没脸没皮!”

赵云澜不生气,他笑嘻嘻的去搂沈巍的腰:“我们沈教授骂人也这么可爱呀?也对,沈教授怕有辱斯文嘛,也只骂的出这些话来了。”

沈巍连话都不说了,把头转过去生气。

赵云澜就这样低着头笑,等到了沈巍家楼下,才把公文包递给沈巍,和他挥手道别。

沈巍这下又舍不得了,他问赵云澜:“云澜,你不上来坐坐吗?”

赵云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说沈教授今天怎么这么害羞,原来是打好算盘要请我吃饭,不好意思了。”

“才不是!只是问问而已,你不来就算了。”

赵云澜伸手抱住沈巍:“也不是我不想来,只可惜啊,今天我店里事情多,还有大把任务等着我去处理呢。下次再去你家吃饭吧?”

沈巍有些失望,但也没有不满,他笑道:“没关系,这次不凑巧,下次也行。”

赵云澜点点头,冲他摆摆手,走了。

沈巍就站在那,目送着他离开。

赵云澜回了店里,其实压根就没什么任务,只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委托,但不着急,赵云澜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去解决它。

其他人个个都是偷奸耍滑的,早就下班跑了。

赵云澜进了办公室,一屁股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抽了张纸擦了擦衣服和手,自言自语着:“演这种爱情戏真累,好久没人下过这种单了……真是残忍啊。”

赵云澜打开抽屉里的夹层,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档案。

他翻开档案,沈巍的几张生活照被他夹了进去,档案里最明显的是沈巍的一张正面照,上面被红色画了一个巨大的叉,底下加了一个补充:S级委托,任务时间不限,单主要求——以最痛苦的死法死去

我才发现我好像咕了很久……

抱歉啊最近一直沉迷于各种综艺里无法自拔一直没动笔……

我会尽快恢复更新的!!感谢大家都没有取关!

我是可怜阿黄

对不起大家辽,呜呜呜呜

我凉了,手机修不好了……

现在我只有一个平板和电脑,但是这些都是我家公用,我爸妈要是发现我写同人我就要死掉辽……

我看看能不能用QQ存下文吧……QQ我有应用锁,可我平板打字非常慢……

可是我之前手机上的各种梗和存货都没了呜呜呜还有龙哥的美图我真的难过死了

我现在要哭死辽

就关于我最近的情况给大家请个假

我手机坏了对不起😭开不了机了,现在偷偷用我妈的。

因为晚上要写作业只能在中午码字了,而我存稿都在手机上加上我电脑码字非常慢所以就对不起啦!最近更新基本上会不多,等我手机修好了再说吧!(求轻打)

然后还有微博好像搞了个电视剧大赏?刚刚爬上去看了下,部分小笼包怎么在撕镇魂女鬼啊……

就,关于投票的话我自己的角度肯定是投镇魂的啊,因为平时时间不多,朱老师的许你我没看完,白老师的忽而今夏也没看,再加上我是看镇魂入的两位老师的坑,所以当然投镇魂啊

就顺应本心就好了啊?不需要因为自己不是双担所以故意去投许你,也不需要因为不想被人说什么磕cp磕疯魔而刻意避开镇魂。

你喜欢什么剧投什么剧,我喜欢镇魂就投镇魂,我是镇魂女鬼也是小笼包,我磕真人cp也喜欢沈巍赵云澜,这不冲突啊?

我磕cp但不会跑去老师们微博底下卖安利,也不会故意提及另一位,我在这里找同好,在心里默默想着就好,我问心无愧啊。

我喜欢沈巍赵云澜,这不代表我不喜欢两位老师,我因为角色而喜欢两位老师,不可以吗?

然后就,上面都是仅代表个人,没什么针对的人,就只是说一下这个事而已。

好啦,废话也说完了,该去写作业啦!

886~

【澜巍】BE三十题(2)

我今天是不是超级勤奋!

剧情都是瞎编,不喜勿喷







⒍报复

这一定是赵云澜的报复。

沈巍浑身颤抖着,几乎泣不成声。

他难得失态,可哪怕是俯视天下的斩魂使,面对最亲爱的人的报复也会这样的吧。

赵云澜太狠了,沈巍想,这是对沈巍最残忍的惩罚,是对他的一意孤行的报复。

他错了,他错在不该不听赵云澜的话,他不该一个人去镇压大封,那是最狠戾最残暴的力量,是他来自本源的力量。

他不该一个人去面对的,他应该告诉赵云澜的。

沈巍想随赵云澜而去,可是不行,赵云澜的遗愿是守护这个世界,他死了,这便应该由沈巍来实现。

可这样无尽的守护却什么也得不到,沈巍只能痴痴的守着与赵云澜的承诺,可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巍亲眼看着赵云澜魂飞魄散,永远消失。

支撑着沈巍走过万年黑暗的唯一灯火,永远地灭了。

⒎七年之痒

“离婚吧。”赵云澜说。

沈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慨万千,心里知道终究会有这一天,一直努力给自己做心理准备,却没想到还是这样难以接受。

他和赵云澜从恋爱到结婚总共不过三年,在第五年的时候出了问题。

他和赵云澜大吵一架,冷战了足足半个月。

再就是在第六年的九月,在在赵云澜的领口处发现了唇印。

有被洗过的痕迹,没洗干净就是了。

沈巍那时就有预感,七年之痒果真不是说着玩的。

赵云澜终究会离开他。

可还是好痛啊,沈巍的泪水聚积在眼眶,他本以为自己走过万年,再等赵云澜一次也无妨。

可还是好痛啊。

倘若他从未见过阳光,那这黑暗尚能忍受。

可亲手给他温暖的那个人,却再次将他推进深渊。

⒏错过一世

李茜那个案子赵云澜没去。

他发烧烧的严重,在医院住了很久,出来的时候黑袍使和特调处把事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

赵云澜心里隐隐觉得自己应该去趟龙大,不然会后悔。

他周五去的。

沈巍自从李茜的案子后一直心神不宁,解决完案子后身为黑袍使却故意以事务繁忙为借口没去看赵云澜。

今天周五,沈巍看了看表,他下午没课,现在可以下班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和一个骑着摩托的男人擦肩而过,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眼那个人。

那人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转角处。

沈巍摇了摇头。

就这样,他们又错过了一世。

⒐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沈巍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包裹在黑能量里的子弹直直的射进他的心脏。

也好,也好。

被赵云澜亲手杀死。

赵云澜醒来时是在医院的病房里,他的记忆很混乱,隐隐约约记得昏迷前那个控制他的地星人和他自己同时说了一句杀了他,然后呢?

然后他就记不清了。

大庆趴在床边,他告诉赵云澜那天他们去的时候只有一个浑身是血不知死活的地星人和拿着黑能量枪的他,周边干干净净,什么线索也没有。

这案子最后就稀里糊涂的了结了。

赵云澜再也没想起他那天对着谁说了那句“杀了他。”

只记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他的梦里回响——“死于你手,此生无憾。”

⒑一直都是骗局

一直都是骗局。

沈巍的手在颤抖。

这一直都只是赵云澜的骗局,只为了他心甘情愿,用心头血为引制药救人。

所有的浓情蜜意,所有的爱痴迷缠,都是赵云澜的骗局。

“只是为了她而已。”

只是为了她,那个女人。

那个夺得赵云澜全部目光的女人。

被污秽所伤,重伤多年,邪气入体,堪堪靠着法器吊着一条命。

只因解药太难求。

是要鬼王心甘情愿献上的一碗,心头血。

以鬼王之威,驱开阴邪之气。

沈巍仰天长笑。

赵云澜道:“沈巍,你身为鬼王,天性暴戾,数次扰乱轮回,手下死伤无数,本就应该遭受天谴的。如今,你死前救人,也算是积了善德,不要死不悔改了。”

沈巍眼角流下一滴泪。

一滴血泪。

鬼王泣血,天下同哭;仙界天雷,数日不止;阴界长暗,万鬼悲泣;人间血雨,百日无绝;百兽齐鸣,千鸟长啸。

报恩(4)

影帝白宇❌白龙朱一龙


@今个儿十七号 的点梗!!


我这两天是不是很勤快!









白宇把朱一龙安顿好以后都中午了。其实朱一龙什么东西都没带,只需要收拾个房间给他,再带他熟悉一下家里就成。


可问题就出于朱一龙对人类现代日常用品实在是一点也不熟悉。


“恩人,这个是什么呀?”


白宇刚刚还在教朱一龙怎么用水龙头,回头就看见朱一龙对着个电饭煲戳着玩。


说真的,白宇实在不是有意套话,而是他闲不下来,朱一龙不会主动和他搭话,就他一个人不停的说话实在是尴尬。然后他就努力和朱一龙互动,不知不觉间把整个龙族各种乱七八糟的事还有朱一龙的家世给知道了个底朝天。


然后白宇就悲催的发现,朱一龙年龄不大,而且还对人类世界基本上一无所知,他家里发生变故也是几天前的事,现在也没啥地方去,只能求白宇答应同居。


所以白宇最后的结论就是,朱一龙会帮白宇干一大堆活,但白宇要提供住处,还得让朱一龙成功适应人类社会。


咋回事啊,自己亏了吧。


不过……


白宇看了看朱一龙的小圆手,又觉得自己白捡了个美人还是值了。


白宇的目光在朱一龙的大长腿上转了一圈,又顺着到了屁股,然后是腰,蝴蝶骨,最后是朱一龙的脸。


白宇咽了口口水。


没错,白宇不是个直的。


从他平时拍的作品题材,以及常常参加的同性恋维权活动来看,他的确是个弯的。


不过还没公开出柜就是了。


对着朱一龙这个美人,一见钟情说不上,但凭借白宇的经验,他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日久生情喜欢上朱一龙。


不过啊,让白宇苦恼的是,要是朱一龙喜欢不上他怎么办?


没关系,白宇安慰自己,朱一龙才见过几个人类啊,只要自己死缠烂打,美人肯定能弄到碗里。


他打开电饭煲,给朱一龙讲解用法,然后又笑着说:“别叫我恩人了,听着怪怪的,我叫白宇。”


朱一龙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他笑了起来,眼睛成了月牙:“我是族里最小的,长老们都叫我拢龙,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哦!”


报恩(3)

影帝白宇❌白龙朱一龙


@今个儿十七号 的点梗!


对不起呀剧情越走越怪了我还拖了这么久!





 


白宇深深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龙族的性教育肯定不咋样。


这么大一龙了,怎么说话这么暧昧?


白宇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他只能僵硬的抽抽嘴角:“那啥,暖床就不用了,这个家务什么的也没必要,我平时也不常住这,你们龙族的报恩方式,还有啥?”


朱一龙歪着脑袋想了想:“其实,以身相许也可以的……”


然后他的问题就和连珠炮一样向白宇打去:“你想要我嫁给你吗?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要不要标记?还是用人类的方法结婚?你想在哪办?你这还是我那?……”


就在朱一龙连他们未来的宝宝的名字都想好了的时候,白宇才找到一点缝隙插话:“不,不是,龙族报恩方式就只有这两种吗?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给个什么龙鳞在暗中保护我的那种?或者当个保镖什么的?”


白宇发誓,他这个提议绝对没有私心,绝对不是因为想看朱一龙穿黑色修身的西装。他在心里默默吐槽,要看也要看女仆装嘛。


朱一龙的脸却渐渐红了起来:“你……你真的想要我的龙鳞吗?那我一辈子就跟着你了。”


白宇:不是我今天是咋回事啊咋一脚踩个雷啊?朱一龙这好好一条龙怎么就那么遵守封建规矩天天想着以身相许啊?


白宇最后只好坦白:“那个,龙先生,你可能不知道啊。我们人类呢,是不会随随便便就结婚的,都是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来了解对方,然后恋爱啊什么的,最后才结婚。然后吧,我也不是很需要保护啊……我昨天实在是喝醉了,啥也不知道,救了你也是误打误撞啊。”


他这边话音刚落,一抬头,朱一龙就眼眶红一圈,珍珠看着就要往下掉。


白宇手忙脚乱的去拿纸巾:“诶不是你哭什么啊?我是真不需要你报恩,昨天的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朱一龙委委屈屈的说:“我们龙族的族规说了,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的,何况是救命之恩?做牛做马是自降身份,失了灵智便没法报恩,反而帮不了你什么,你也不愿意叫我照顾你,我思来想去,大概就只有以身相许抵得上你对我的恩情了……龙绝不能欠人情,有违天道,下次渡劫要被谴责加罚的……”


白宇实在无奈,他在心里第一万次吐槽龙族的破规矩,嘴上只能妥协:“那,不如你先在我这住两天试试看?”


“多谢恩人!”


报恩(2)

@今个儿十七号 的点梗!


抱歉啊我实在想不出来了就随便编了个理由😅但是很烂对不起不要打我😭😭😭







影帝白宇❌白龙朱一龙


白龙不解地歪了歪头,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不解,他有点紧张的说:“你,你允许我进门,还看了我的角和尾巴,我就是你的龙了——”


白宇的脑子里劈过一道雷,把他雷的外焦里嫩。


他已经在崩塌的世界观里好不容易接受了龙这种魔幻设定——好在他也不是什么无神论者——现在又要被迫在生活中接受一条龙?


何况谁知道朱一龙这句“你的龙”是哪个意义上的。


可白宇看着朱一龙眨巴眨巴的大眼睛,又什么也问不出来。


不是,你能对着这样一条看上去美人可不知道被惹生气了以后有多凶的龙问上一句——“你是要做我小弟还是要和我睡”?


所以不能怪白宇怂,而是他实在想保住自己的小命。


他简直要欲哭无泪,天知道白龙族这么个鬼习俗坑死了多少人,请人家进门明明是基本的礼貌,角和龙尾巴也是朱一龙先问可不可以放出来的,关他什么事?


白宇:你找的是救命恩人,和我白宇有什么关系。


可不论他心里怎么想,表面上对朱一龙还得恭恭敬敬的,虽然他才是被报恩的那个。


白宇把朱一龙请上了沙发,然后开始听朱一龙讲自己昨天救龙的经过。


当然,他一点记忆也没有,和听别人的故事一样。


朱一龙眨巴眨巴大眼睛,开始讲述白宇昨天的魔幻经历。


白宇从酒吧出门是时候是凌晨三点半,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酒吧附近的一条河,然后在河边救到了哭兮兮的想跳河的朱一龙,当然是人形的。


白宇一副怪大叔的样,问朱一龙怎么大半夜想不开要跳河。


朱一龙是只家教很好的龙,不和陌生人说话,但最后没抵得过一个发酒疯的白宇,把事情说了出来。


龙嘛,和人也差不了多少,无非就是性格内向遭人妒忌被欺负了,再加上狗血俗套又泛滥成灾的剧情,还有个分开了的父母和一堆冷酷无情的亲戚,家里什么都没有还欠了好多债。


白宇当时看着朱一龙的泪水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成了珍珠,心里想的居然不是面前的是个非人类,而是在想朱一龙和个美人鱼一样一哭就掉珍珠为什么还不起债?


白宇借着酒劲生拉硬拽把美人龙带回了家,然后苦口婆心的和朱一龙说了一堆大道理,告诉他要生活有很多美好的事比如酒吧的酒河边的美人以及他的白宇牌心灵鸡汤,不要老想着死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何况他一条龙在水里是淹不死的,奇了个葩的还真就把朱一龙说服了。


说来也巧,白宇喝了酒脑子和浆糊一样见到美人哭就不清醒,非拉着人家讲大道理,朱一龙情绪崩溃生活无望,有人安慰当然是一脑袋扎进去出不来。


然后朱一龙听白宇叽叽呱呱一个多小时就想通了,知道怎么解决困难了,发现世界上还有温暖,开始热爱生活了,还打算顺便来报个恩了。


白宇这就算是误打误撞救了朱一龙了。


白宇听完前因后果,越想越觉得这事不靠谱,但他撒起酒疯来是什么样他自己也知道,这样一想好像又挺应该的。


不行不行了,赶紧打住,白宇你可是个见过真龙的人,不能相信科学了!


白宇苦哈哈的安慰自己,这不是捡了个龙吗,多好。


朱一龙不知道白宇乱七八糟的内心戏,他只关心白宇到底要不要他。


白宇搞不懂朱一龙的意思,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那个啊,龙……呃,就你说的那个,你的龙,是指哪种龙啊?”


朱一龙把眼睛睁得圆圆的,他很自然的回答:“就是那种帮你洗衣服做饭,为你服务的那种龙呀。”


然后他歪着头想了想,声音软乎乎:“如果你要我帮你暖床也可以的呀!”


报恩(1)

影帝白宇❌白龙朱一龙

@今个儿十七号 的点梗!

比较短而且文笔挺烂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文来对不起呀😫

大家将就着看吧

PS:被删掉的那篇有朋友帮我指出来打了好几个沈巍和赵云澜在上面实在对不起呀!平时写澜巍习惯了就不带脑子手贱打上去了!影响看文非常抱歉!😭😭😭我重新改了应该没有漏下的了!如果有麻烦帮我捉下虫一下谢谢!








当白宇顶着个鸡窝头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去开门的时候是崩溃的。

“来了!来了!”白宇想大概是助理或者工作室的某个人,心里都已经算盘好要扣他们多少奖金了“一大早的来敲门是有什么毛病!”

可等他打开门,却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不认识的人站在门口。

白宇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嘟哝了句这人还挺好看的,然后才问了句:“先生,你找错门了吧?”

门口的人摇摇头,一脸认真的自我介绍:“您好,我叫朱一龙,是条白龙,我是来您这报答昨天的救命之恩的。”

白宇满脑袋问号,他着秉承一个国家公民的良好素养,打算先暂时收留一下面前这个长的不错可惜似乎有臆想症的美人儿。

白宇对朱一龙笑:“那个,你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没有救过你呀?”

朱一龙一脸坚持:“不可能!我肯定没有找错,您就是救了我的那个人,您昨天还和我聊了好久的天呢!”

白宇一脸懵逼,他前天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一群人在KTV里闹到很晚,后来又去酒吧嗨,只记得喝到三四点就散了。

他脑子不清醒的很,喝断片了几次,最后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下午六点爬起来吃了些剩菜,又是一头扎倒在床上直到朱一龙来敲门。

也就是说,他昨天回家前的事他一点记忆都没有。

但白宇还是顺着朱一龙的话说:“那我们进来聊聊?不然光站在门口也说不清楚。”

朱一龙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问:“您……您确定我,我可以进去吗?”

白宇心里已经脑补出美人儿因为精神问题被别人赶走许多次所以连进个门都要多次确认的悲苦过往了,他点头点的和鸡啄米一样:“当然当然,这有什么问题。”

朱一龙抿了抿嘴,脸上有点惊讶的样子,又带着不解,他进了门,问白宇:“我可以把龙角和龙尾巴放出来吗?”

白宇心里想不能刺激朱一龙的精神,连忙答应:“没问题的,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变成龙都可以。”

朱一龙笑了起来,他向白宇道了谢,然后身边炸开水雾,浇了白宇一个透心凉。

等白宇把眼睛里的水眨干净后,就被眼前的朱一龙吓得目瞪口呆。

朱一龙的龙角很大很华丽,估计他轻轻跳一下就能撞到天花板,他的龙尾巴拖的长长的,西装变成了白色长袍,金色龙纹高贵耀眼,眉间一条银色的小龙纹,头发也是长到了地上,部分头发用发带束起,整个人,不,整条龙都带着仙气。

白宇咽了咽口水,他结结巴巴地问:“那个……龙先生,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