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俭持家朱一龙

我心向光明,无奈生于黑暗。

叫我阿黄就好。

平时很很少生气。但碰了底线会发火,会怼你。

底线是朋友。

报恩(1)

影帝白宇❌白龙朱一龙

@今个儿十七号 的点梗!

比较短而且文笔挺烂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你想要的文来对不起呀😫

大家将就着看吧

PS:被删掉的那篇有朋友帮我指出来打了好几个沈巍和赵云澜在上面实在对不起呀!平时写澜巍习惯了就不带脑子手贱打上去了!影响看文非常抱歉!😭😭😭我重新改了应该没有漏下的了!如果有麻烦帮我捉下虫一下谢谢!








当白宇顶着个鸡窝头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去开门的时候是崩溃的。

“来了!来了!”白宇想大概是助理或者工作室的某个人,心里都已经算盘好要扣他们多少奖金了“一大早的来敲门是有什么毛病!”

可等他打开门,却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不认识的人站在门口。

白宇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嘟哝了句这人还挺好看的,然后才问了句:“先生,你找错门了吧?”

门口的人摇摇头,一脸认真的自我介绍:“您好,我叫朱一龙,是条白龙,我是来您这报答昨天的救命之恩的。”

白宇满脑袋问号,他着秉承一个国家公民的良好素养,打算先暂时收留一下面前这个长的不错可惜似乎有臆想症的美人儿。

白宇对朱一龙笑:“那个,你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没有救过你呀?”

朱一龙一脸坚持:“不可能!我肯定没有找错,您就是救了我的那个人,您昨天还和我聊了好久的天呢!”

白宇一脸懵逼,他前天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一群人在KTV里闹到很晚,后来又去酒吧嗨,只记得喝到三四点就散了。

他脑子不清醒的很,喝断片了几次,最后连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下午六点爬起来吃了些剩菜,又是一头扎倒在床上直到朱一龙来敲门。

也就是说,他昨天回家前的事他一点记忆都没有。

但白宇还是顺着朱一龙的话说:“那我们进来聊聊?不然光站在门口也说不清楚。”

朱一龙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问:“您……您确定我,我可以进去吗?”

白宇心里已经脑补出美人儿因为精神问题被别人赶走许多次所以连进个门都要多次确认的悲苦过往了,他点头点的和鸡啄米一样:“当然当然,这有什么问题。”

朱一龙抿了抿嘴,脸上有点惊讶的样子,又带着不解,他进了门,问白宇:“我可以把龙角和龙尾巴放出来吗?”

白宇心里想不能刺激朱一龙的精神,连忙答应:“没问题的,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变成龙都可以。”

朱一龙笑了起来,他向白宇道了谢,然后身边炸开水雾,浇了白宇一个透心凉。

等白宇把眼睛里的水眨干净后,就被眼前的朱一龙吓得目瞪口呆。

朱一龙的龙角很大很华丽,估计他轻轻跳一下就能撞到天花板,他的龙尾巴拖的长长的,西装变成了白色长袍,金色龙纹高贵耀眼,眉间一条银色的小龙纹,头发也是长到了地上,部分头发用发带束起,整个人,不,整条龙都带着仙气。

白宇咽了咽口水,他结结巴巴地问:“那个……龙先生,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摩天轮与亲吻与羞耻play

@✨塞西露✨ 的点梗!


对不起呀拖了这么久才写完


点的是摩天轮上的kiss+羞耻play,因为文笔太差所以写的很烂。


小可爱我对不起你,你打轻点😂😂












沈巍脑子里就像有一团浆糊,还被赵云澜搅的天翻地覆。


他被赵云澜摁在摩天轮的椅背上恶狠狠的亲着,两个人的舌头相互追逐嬉戏,像极了两条顽皮的鱼儿。


沈巍因为缺氧,脸上浮起来一层红色,他总是学不会在接吻的时候换气。


赵云澜放开他的时候,沈巍的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嘴唇红肿着,他微微喘着气。


赵云澜笑嘻嘻的去勾他下巴,嘴巴还不停:“小巍,你说我们要是就在这里做,会怎么样?”


沈巍瞪他:“赵云澜!你,你不知羞耻!哪有人在这种地方……干那种事……”


赵云澜又去蹂躏沈巍的耳朵,沈巍羞的红透了的耳垂被他轻轻咬着,他的手摸上沈巍的腰:“就是有人在这做,比如我……嗷!”


赵云澜话还没说完就痛叫出声,沈巍踩了他一脚:“你怎么这样!简直有辱斯文!”


赵云澜可怜巴巴地盯着沈巍:“小巍——我们都三天没有那个了——你为什么不肯给我碰啊……”


沈巍最见不得他这种样子,他太容易心软了,所以沈巍别过脸去,脸上飞起可疑的红:“我不是那个意思,云澜,纵欲过度伤身……你能不能不要那么……”


赵云澜却是个耍无赖的,他抱紧了沈巍不肯撒手:“你老公我身体好着呢!放着这么大一美人在我面前却吃不着,那才伤身!”


沈巍红着脸把赵云澜推开:“赵云澜……你别挨这么近,大庆他们都……”


赵云澜瞪眼:“那又和我们不是一个厢的,这摩天轮转来转去,他们哪看得到?”


沈巍还是不愿意:“云澜……回去再做好不好?这前后两边都是特调处的人……”


赵云澜先前那个吻还是趁沈巍不注意偷袭得来的,现在沈巍知道了他的心思,自然是说什么也不愿意了。


沈巍也希望和爱人来一场身心融合的深入交流,可他一是顾忌赵云澜的身体,二来也是实在扯不开对这种亲密接触的羞耻之心。


赵云澜想比起沈巍可就开放的多,他两只手直接隔着沈巍的衬衫去揉捏沈巍胸前的凸起,嘴里还放着骚话:“小巍——你看你都这么迫不及待了,不如我们下去了直接找个厕所就?”


沈巍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他本想拔开赵云澜的手,可赵云澜又凑上去吻他,把沈巍亲得都要化成一滩水一样软乎。


第二个长吻结束,沈巍生怕赵云澜再亲一次,他可没办法在这种地方和赵云澜亲密,所以很勉强地退了一步。


“云澜——至少回去做好不好?我都听你的……别在这种公共场合……”


赵云澜把沈巍搂进怀里:“真的都听我的?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沈巍把头埋进赵云澜的颈窝,呼出的热气让赵云澜感觉痒痒的,他听到沈巍低低地应了:“好,都听你的。”


对不起我是本届鸽王大赛咕咕冠军

大家好

我回来了

在经过长达两个多星期的奋斗后

我终于摆脱了学习压力回归了澜巍的怀抱(bushi

可惜生活给我当头一棒

我是无条件支持朋友的(单箭头

本来想激情开麦然后被她劝住

关注我的有认为她是chaoxi还是取关8

你只是自以为正义其实在瞎叫,张嘴的话不过脑子,基本逻辑接近零(试图语气温柔)

对,就这么暴躁。

看不惯的也赶紧取关8

↑以上仅代表我个人

————————————

好了现在来说我的文

我要暂停一切除点梗以外的文了

(顺便说一句,想看兽心与你调教车的朋友们对不起,其实这篇本质上是总裁x教授的清水(?)甜文,现在只是前期设定,后文可能转变挺大的)

我现在要专心搞点梗

给点了梗的朋友们说声对不起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拖了好久!

麻烦看到的朋友给我私信一下梗的授权还给不给我(这么久了会不会有人已经取关了啊)

然后就是虽然恢复了更新但频率会下降很多

因为十一月中旬要期中考了

我要努力奔向年级前一百五!!(来自一个在一百五十一到一百六蹦哒了将近一年半的阿黄的怨念)

PS.我想开车了

因为想在结尾写一句话

——

那万年的不甘与爱恋,末了,都化作他轻飘飘的一个吻——却又包含着数不尽的沉重。

pps.我刚刚发现

我好像删了之前几次的点梗

我没找着

(神情复杂)

我脑子有病删了点梗

我是猪吗

我算了算,龙女仆羞耻play杀手文这三个是目前我这有记录的

然后50.100.200.300.400.500.600共七个

现在只有三个

我记得我接了五个梗来着……

还愿意让我写梗的朋友赶紧来找我鸭

【澜巍】BE三十题(改甜文)「1」

☞文笔烂轻喷

☞把虐题写成甜文

☞ooc预警

⒈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沈巍抬起手抚摸着赵云澜的脸,熟睡的赵云澜总是不设防的样子,很柔软也很可爱,不像他醒着的时候那样锋锐。

沈巍轻轻地笑了起来,眼底却是化不开的悲哀,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赵云澜,我永远都得不到你。”

沈巍站起身打算离开,却在转身的时候被人握住了手。

他身体一僵,不敢置信的回过头,对上赵云澜笑盈盈的眼睛——

“沈教授,现在你得到我啦。”

⒉反目成仇

赵云澜怎么也想不到他和沈巍会反目成仇的这一天。

赵云澜恶狠狠的对沈巍吼:“沈巍,你要是还不让开,可别怪我不念往日之情了!”

沈巍眉宇间满是怒气,他对赵云澜不再是曾经温柔的模样。

斩魂使冰凉而凶狠的样子难得出现,不是对敌人,却是对他深爱着的赵云澜。

沈巍没说一句话,他只是轻轻的摇头,身子却站的笔直,不愿退让一步。

赵云澜和他僵持着,最后还是投降,冲过去向沈巍撒娇:“小巍——我就抽一根,就一根烟也不行吗!”

沈巍坚守底线:“不行!这是为你的身体好。”

赵云澜可怜巴巴的,嘴巴嘟了起来,样子显得可怜极了。

沈巍最终还是没抵挡住美色,他让了一步:“说好的就一根啊,下午必须把补汤给喝了!”

赵云澜一个熊抱:“小巍我就知道你最好啦!”

⒊终其一生的单恋

沈巍想,他对赵云澜大概永远只能是没有回应的爱情吧。

苦笑一声,拿起笔打算写教案时,脑子里却突然冒出几个字——终其一生的单恋。

他心想,还真是绝妙的形容,就随手将它记在了便签纸上。

沈巍喝了口桌上的茶,苦的涩人。

他起身出了门。

赵云澜进了沈巍家,当然是趁其不备偷拿了钥匙。

他瞧见了沈巍写的那段话,心猛地抽痛了一下。

沈巍……有喜欢的人了?

赵云澜的心像被人割了一刀,痛到他说不出话。

他把钥匙放在沈巍桌上,离开了。

赵云澜再一次进沈巍家时,是沈巍给的钥匙,他帮沈巍拿东西。

进了书房拿了书,神差鬼使的想去书桌那看看。

那张便签就放在书桌上,居然被沈巍完好无损地保留到现在,上边还添了几个字——

穷其一生的单恋
赵云澜
我爱你

赵云澜心脏上的割伤被愈合了,他拿起东西,他要去找沈巍。

他要告诉沈巍,我赵云澜也爱你。

⒋分手

赵云澜想和沈巍分手。

他把沈巍约到餐厅,告诉了沈巍这个消息。

“沈巍,我不喜欢你了,也不想和你继续玩情侣游戏了,分手吧。”

赵云澜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冷的。

沈巍抬头去看他,心里痛极了,痛到他说不出话。

他自问没什么地方惹赵云澜不快,这样便只有一个原因了,赵云澜真的厌弃了他。

沈巍,你霸占赵云澜这么久,还不够吗。

沈巍在心里嘲笑自己。

可他面色如常,只有声音是颤抖的:“好……好。”

起身要走的时候,赵云澜却从背后抱住了他。

赵云澜说:“沈巍,和我分手,然后嫁给我吧。”

沈巍被赵云澜的话惊到,一时间竟然没转过弯来,他结结巴巴的问赵云澜:“你,你说什么?”

赵云澜退开几步单膝下跪,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个小盒子,他打开盒子,对沈巍笑道:“我说,沈巍,嫁给我好吗?”

眼睛里面的雾气模糊了沈巍的视线,餐厅的灯光照在戒指上,反射出的光让他几乎睁不开眼。

他张嘴,只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好……我嫁。”

⒌与爱无关

赵云澜对自己的感情与爱无关。

仅仅只是朋友之间的情意罢了。

可他愿意,愿意这样陪着赵云澜过一辈子,反正昆仑君轮回百世,他都挺过来了。

不差这一回。

沈巍安慰自己。

他好像永远不知疲惫,只要赵云澜需要,就第一时间赶去他身边。

做一个随叫随到的帮手,至少和他离得那样近。

不过是苦中作乐而已。

赵云澜记忆里的沈巍总是很冷淡。

龙大的学生给他送过不少情书,他每次都是无情拒绝,顺道教育一次小姑娘。

沈巍说,他不会爱上任何人。

赵云澜觉得苦涩,他也不会爱上除了沈巍以外的任何人了。

可他不知道沈巍在说这话时心里补了一句。

除了你。

谁都不愿戳破那层窗户纸,都害怕着对方的惊疑与离去,谁都在等待对方先表明心意,谁都认为对方与爱无关。

可谁都不知道,与爱无关的,是除了对方之外的所有人。

——

祝红打下最后一段话,伸了个懒腰。

她最近开始写起了小说,还不是别的,是自家领导的同人。

祝红心里暗暗嘲笑那些被虐到哭的读者。

哈哈哈你们肯定不知道赵云澜和沈巍他们现在过得幸福死了天天秀恩爱撒狗粮老娘都要吃撑了。

祝红嫌弃的目光死死盯着赵云澜吃沈巍豆腐的那双手上,妈的鬼见愁的性格怎么可能憋在心里面不说他在前前前不知道多少世就把沈巍追到手了好吗!

祝红:妈的死gay


【澜巍】兽心与你(4)


☞ooc预警

☞兽人预警

☞又水了一章

☞深夜码字头脑不清逻辑很乱

☞文笔极烂



赵云澜抬头去看沈巍,沈巍的脸被埋在阴影里,有些看不清楚,但不可否认的是沈巍身上的气质,干净又单纯,赵云澜很喜欢。

赵云澜指了指桌上还飘着香的牛排,问沈巍:“我可以吃吧?”

沈巍盯着赵云澜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就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赵云澜吃着沈巍的牛排,还非常无耻地强占了沈巍一半的炸鸡,沈巍觉得不高兴,明明是自己辛辛苦苦做给自己吃的东西,为什么一下就被抢那么多?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赵云澜虽然香,但还是太瘦了,所以是要多吃点,养成肥嘟嘟的更香,也就默默地允许了赵云澜抢食的行为。

赵云澜很自然地坐在餐桌边上吃牛排,他心里暗自高兴。

随便看上的小豹子还会做饭,现在认真看看也是好看极了,唇红齿白,皮肤细嫩,是不可多得的美食。眼睛闪亮亮的,头发略长,用不知道哪找到的的皮筋扎了个小揪揪在脑袋后边,很可爱。

现在是个小美人,长大后就是个大美人了。

赵云澜有了这样的想法,就有点打算把沈巍当个暖床的小家伙养着了。

他又仔细打量沈巍,长相挑不出毛病,嫩的很。身板笔直,好看的紧。身高目测比他矮了半个头,赵云澜估计抱在怀里肯定又软又舒服。

小小一只的,多可爱啊。

这样想着,对沈巍的喜爱也就加多了几分,赵云澜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他手托着脑袋,对沈巍笑道:“诶,沈巍,你会说话吧?”

沈巍嘴里咬着一块牛肉,没想到赵云澜会问他问题,慌乱之下也没法咽下那一块东西,就只能点点头。

赵云澜就更满意了,有些兽人从小被驯养,哪怕是半路感染的也因为长时间而封闭的调教忘记了如何说话,只会嗷嗷地叫唤。这样的小玩意虽然做起来舒服,玩起来省心,但终究少了点人味,兽人兽人,可不是还有个人字在里面的吗?

而沈巍,长得好,气质好,也常看书,会的东西也多。心思还是干净的,没被染上肮脏的肉欲的颜色,又不会反抗。身家底干净透明,无牵无挂,喜欢上你了就是喜欢上你了,不会有任何其它的因素在里面。

赵云澜想,也就那些驯兽场的傻子们眼瞎,把这么一只好东西随随便便当赠品送人,还嫌他晦气。在赵云澜眼里,只要沈巍自身条件够好,只要稍加训练成为一只昂贵的宠物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他就不会在意其它的乱七八糟的原因。

赵云澜要下沈巍的时候就打算好了,沈巍绝对可以成为他在行里立足的证明。

他虽然名义上说着是个尊贵的驯兽师,可事实上都是借着家里的势力,买的兽人们都是本身就资质过人,训练一段时间就能卖的很高,买的人也是看在赵家的面子上,把价格往上提着。

这样训练出来的宠物都是半成品,赵云澜资质尚浅,不能完全激发出兽人的潜力,所以行里人大部分还是把他看作是个富家公子,只是一时兴趣来玩玩。

赵云澜要了沈巍来本是打算精心调教,哪怕用一年两年的时间也要把沈巍完完全全的变成一个完美的宠物,可今天这样浅淡的接触一下沈巍,他却真正对沈巍起了兴趣,想要养成只私人宠物。

沈巍不知道赵云澜心里在想什么,见他不说话,也就安静地吃着自己的东西。


沈巍吃东西时喜欢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因为这样才能完全享受食物的美味,速度也就慢了不少。

相比之下,赵云澜的速度就是风卷残云了,他在外面吃东西还算优雅,在家里就本性暴露,狼吞虎咽,速度比沈巍快上不少。

赵云澜吃完了,他拿起纸巾擦擦嘴,对沈巍说:“吃完了去我房间等我,你闻得出来吧?”

沈巍看着赵云澜,又点点头。

赵云澜满意的笑了,上楼时还顺手撸了一把沈巍的耳朵。



——————————


对不起!!

昨天晚上我码字的时候写着写着睡着了!

对不起!


我,负债累累




600粉点梗

日常祈祷,希望这次有人评论



老规矩

①接受巍澜,主澜巍

②不出意外不但短小还会拖很久,而且文笔很烂

③接受宇龙宇

④不会写车,可以搞点肉渣

⑤有什么细节设定要尽量说清楚,不然我就只能按自己的去写

⑥不是按顺序,是随眼缘

⑦这次接四个梗,可能更多

⑧如果给其他太太也说了这个梗并被采纳就尽量不要再给我了,怕被说抄袭😂




【澜巍】兽心与你(3)

☞ooc预警

☞兽化梗请注意

☞文笔烂

☞人妻巍上线(什么鬼

☞巍巍的性格被我写的不上不下的,大家就当他是一只渴望关怀的傲娇的可爱凶豹豹叭

☞我好像又水了一章【乖巧跪地认错






沈巍是第一个被送到赵云澜那的。

赵云澜定了时间,沈巍要第二天就送到,他买的另外两则只兽人要先养好身子再送过去,少说也得半个月。

沈巍不知道赵云澜心里想什么,他虽然看过许多书,可学的却都是些理论知识,也没人给他练手,心思还是单纯的很。

他知道自己就要被送去赵云澜那,心里是很高兴的。

但说起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很喜欢赵云澜的味道,仅此而已。

沈巍表面上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样,侍者为他端去的早餐肉他也只吃了几口,剩下的都被打翻在地上。

他是很挑的,是不愿意将就的。

沈巍哪怕是这样的处境,他却还是一样的一尘不染。

他已经在泥潭里了,可每当污泥想要沾染他时,他又被送到另一个泥潭里去,辗转反复,他似乎是很幸运的,身上干净利落。

直到赵云澜出现,几乎是肯定的,他将要被拉进沼泽里了,比泥潭可怕百倍,是吃命的地方,沈巍会再也爬不出来的。

可沈巍不知道,所以他高兴,在没了父母,没了曾经安稳的生活后,他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喜欢的东西,哪怕只是个喜欢的味道,却几乎可以被称作他全部的希望了。

沈巍,一只豹子。

他不就是以气味来认人的吗。

 

 


沈巍被直接送到了赵云澜的房间,赵云澜应该是特地吩咐过,也没把沈巍给绑起来,床上叠着套衣服,赵云澜要求沈巍必须穿上,除此之外,沈巍就是完全自由的,只要不出门,他想怎么闹就怎么闹,赵云澜晚上才回。

沈巍倒也没闹腾,主要是衣服不舒服。

赵云澜给了他件白色的连帽卫衣还有一条黑色的牛仔裤,当然,裤子后面留了个洞让沈巍把尾巴伸出去。

沈巍不太喜欢连帽的衣服,他总觉得帽子搭在衣服后面闷闷的热。还有牛仔裤,紧绷绷的,总感觉走路的时候都被绑着一样。

但赵云澜的仆人说了,不换衣服就不能到处玩,他也只能顺从。

沈巍刚到一个新地方,莫名其妙被要求换上了套衣服,心里有些郁闷,但对房子的好奇占了上风,他还是把大部分地方转了一圈。

厨房是他除了赵云澜的房间以外最喜欢的地方,他以前一个人在家,饭菜都是由下人送到别墅门口,按了门铃后就走。

如果沈巍没吃,那就把之前的饭菜拿走,换上新的。

沈巍才不会饿着自己,他讨厌死了那些千篇一律的营养饭菜,索然无味。

他会自己做。

只要提前写好要用的食材放在桌上,晚上去打扫卫生的下人就会拿走,第二天中午就送到。

沈巍刚开始还搞砸过,后来做多了,也就很少出错。

他很享受做饭的乐趣,再加上他整日在房子里也不能出去,厨艺自然水涨船高。

他被迫吃了几天的半熟肉,连点其他的搭配也没有,现在有了厨房,当然要饱饱口福。

赵云澜的厨房各种厨具一应俱全,只可惜大部分都没拆包,买回来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冰箱里东西倒挺多,各种新鲜果蔬,还有下半边的冰冻层,牛排和鸡鸭鱼肉都有。

沈巍挑挑捡捡,拿了两块牛排去解冻,又把速食炸薯条给拿出来,再还有鸡腿鸡块鸡翅,拿了一大盘。

沈巍怎么说也才是半只豹子,不爱吃生的,但对肉还是很喜欢。

他看时间才四点,想着还没到晚饭时间,就只是把薯条炸了,抱着一碗薯条回去房间看书。

他之前把卧室都逛了个遍,在他换衣服的那个房间里闻到赵云澜的气味是最浓的,看上去也是常有人住的样子,又大,所以肯定是赵云澜的房间。

咔嚓咔嚓地吃完了薯条,书也看得差不多了,沈巍就哒哒哒的跑去厨房做肉吃。

他掐准了时间,等东西做好了,刚好是六点半开饭时间。

沈巍两只手各端一个盘子,先把牛排放到了一楼的餐桌上,又回二楼去端炸鸡,心里还抱怨着这地方怎么把厨房和餐桌分成两楼跑来跑去的累死人了。

突然,沈巍听见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他以为是仆人,没多在意。

等他抱着炸鸡碗下楼时,发现餐桌旁站着一个人——赵云澜。







【澜巍】兽心与你(2)


☞ooc预警

☞文笔烂

☞兽化请注意

☞略微弱化+黑化请注意

☞感想观赏,接受建议

☞深夜激情脑子混乱逻辑不通

☞过渡一下,讲讲巍巍以前的事

赵云澜走后,对沈巍的打扫就开始了。

先把沈巍逼成兽形,把他身上的毛都给洗刷干净,趁护毛素还在吸收的时候又给他磨磨指甲。

然后又拉去做了个身体检查,把先前被打伤还没好的地方抹了药,又拎了大包小包的药品和生活用品在运送沈巍的车上。

沈巍被饿着了,没什么力气,心里也知道是要把自己送给刚刚那个香喷喷的人,没怎么反抗,乖乖的就让人帮他洗澡按摩。

当然,只是他单方面的觉得自己乖而已,实际上磨爪子和擦药的时候还是抓花了不少人的脸的。

最后侍者们给沈巍打了营养针,又放了盆粥在那。

他们大概也知道豹子不吃素,也没怎么逼着沈巍吃,到时候吐了更难清理。

沈巍被洗的香喷喷的,打了针以后精神劲儿也慢慢起来了,看着那盆粥就是嫌弃的不得了。

他很小就被感染,之后的十年父母就没让他接触过外界,唯一的玩伴是家里的自动机器人。

他也只能每天呆在房间里,看看书写写字弹弹琴画会画,偶尔去摆弄一下花草,性子平日里还算温和,但情绪异常时仍旧是兽性野了些,占了上风。

他最大的期待,不过是父母难得的探望,最最多的时候,也就是半年两三次。

可惜,他母亲没怎么给过他好脸色,每次来也无非是警告他不要想着出去。

有时心情好了,便问问沈巍的日常,勉强尽一尽做母亲的责任。

他父亲也是不苟言笑,但态度还是温和了些,有时间会为他念两本书听,或是下下棋,听沈巍讲他新会的些技能。

他会对沈巍说些关于沈巍的事,零零碎碎的,沈巍也听不懂。

但末了,还是句叹息——

“你要还是个正常人,该多好。”

所幸,沈巍在爱这边缺乏的不行,吃穿用度总没少过他的。

沈巍偏偏是不按时,总是趴在花园那一逗鸟儿就几小时。

变成了豹子,也就有了豹子那种戏谑猎物的性格。

沈巍后来大了,豹子的习性也渐渐显露。

他对父母正常时还是想去讨他们欢心,但却很易怒,一生气就变了性子。

沈巍心里也明白,他的父母对有了自己这事,肯定是感到无比难堪的。

心里有了预计,便在渴望关怀的同时又心生怨恨。

沈家破产的时候,沈巍的父母甚至没有把他送进奴隶区任人挑选,而是直接放去拍卖。

沈巍就这样被卖了。

他兜兜转转了几个月,各个驯兽场的老板都是买来才知道他是沈家被藏了十年的孩子,晦气的很,也没几个想留的。一个个的就丢去拍卖,不亏本就行了。

这期间,沈巍有一顿没一顿,一般只在被拍卖前清洗一下,其他时间都是被丢在角落的笼子里,没人会注意他。

被赵云澜买下来纯属意外,那老板本打算先冒险试试,毕竟长了个好皮囊,结果被赵云澜捷足登先,半路给截胡了。

赵云澜是老客户了,老板也想早点摆脱沈巍这烫手山芋,干脆当个赠品打包给了赵云澜。

但赵云澜身份尊贵,所以哪怕沈巍只是个赠品,也要好好照料一番。

沈巍没多少弯弯绕绕的黑肠子,他就想着那香喷喷的人一定是很厉害的,不然怎么说要什么老板就送什么?

想到这,沈巍又闻了闻那白粥的味,只觉得是没味,可又觉得吃东西才有力气,还是强迫自己舔了一口。

呸,难喝。

这是沈巍喝了第一口以后的想法。

【澜巍】兽心与你(1)

☞兽化梗

☞渣攻贱受请注意

☞可能有轻微弱化请注意

☞略黑化请注意

☞ooc预警

☞发出来看看反响

☞文笔不好

☞谢谢观赏,接受建议
  
   

  

  
  
  
赵云澜锃亮的皮靴一步步踏在地下室里,响声干脆利落。

他随手点中一个蒙着黑布的笼子,跟在身后的老板连忙命令侍者掀开来,是只黑豹。

笼子实在是小了些,黑豹被关在里面,只能缩着脑袋趴着,看上去就知道很难受。

赵云澜拿起一旁的资料,仔细阅读——

姓名:沈巍

种类:黑豹

年龄:十六

品质:A-

预计训练后可达:S

正常情况:尾,耳外露,牙尖,兽瞳

人形可至:无耳无尾无牙,瞳孔正常

兽形可至:75%兽化,舌上有刺,脸部接近兽,颈部生出毛发,腹部正常,手脚变为兽爪,臀部正常

兽化经过:原为沈氏集团少爷,在六岁时被感染兽化,其父母因怕丢人藏匿十年,沈氏破产后为抵债而变卖。

技能:未知

人语:未知

……

赵云澜吹了个口哨,他转头看向老板:“训练以后的预计还不错嘛,A级的也不多见,怎么,有什么压箱底的没写?”

那老板陪笑道:“哪里敢呢,这上边写的,可都是些实实在在的,没有半点儿埋藏!再说了,这豹子本就少见,何况黑豹呢?自然是预计高些的。它性子可烈呢,长得又是个勾引人的,开发几次就肯定能让人爱不释手了。”

赵云澜伸手扯住笼子外连在沈巍项圈上的铁链——“老板,这只看上去挺合我意,卖多少?”

那老板皱着眉头劝说:“赵先生,这畜牲也是刚送来的,还没好好教训。豹子,要咬人的,凶着呢。”

赵云澜挑眉,蹲下道:“我觉得挺乖的,动也没动几下。再说性子野才好玩。咬人又怎么样,我能把它调教到把脑袋伸进去它都不敢动一下。”

那老板也知道赵云澜的厉害,恭维道:“您的厉害这行里人谁不知道啊?从您那送出来的哪个不是几千几百万的高价?”

赵云澜轻轻笑了下,问老板:“摸几下没问题吧?”

老板连忙道:“先生放心,这已经被喂了药了,因为反抗还被打了一顿,饿到现在,一天就只能喝水,已经三天了,没什么力气的。”

“不过……”老板又道:“您还是戴上手套比较好……”

那老板话音刚落,赵云澜的左手就伸进了笼子去揉捏沈巍的耳朵,右手则是扯紧了铁链把沈巍拉到笼子门上让沈巍的耳朵露到笼子外边。

沈巍被饿到头晕眼花,有人用力扯也无所谓,在笼子里很艰难的才爬到了门前。

赵云澜故意试探沈巍,他把手背伸到沈巍嘴边上,想看沈巍会怎么样。

沈巍肚子里空的很,闻见人味就想到食物。可又是喜欢赵云澜的味道,看他的手放在面前了,也没咬,只是伸出舌头去舔,心里安慰自己就先尝尝味儿。

赵云澜被沈巍逗开心了,手背上又痒又麻,便笑道:“老板你看,这豹子在我这也乖,你就卖我个人情,说个价吧?等我把这小东西调教好了,伺候我舒服了,还来你这照顾生意。”

说到最后,赵云澜的手突然一下发了狠,沈巍的耳朵被扯得生疼,嗷呜叫了声,还是乖乖地舔赵云澜的手背。

老板见了,也知道这豹子惹了赵云澜的兴趣,便讨好道:“您说的是哪的话,这东西也没弄好,也就它自己值钱了点。白送您都不亏!您要感兴趣,就挑点其他的家伙看看,这豹子就当赠品给您了?”

赵云澜笑着站了起来,他拍了拍老板的肩,边向门外走边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进门的时候我看上只兔子,水灵灵的,不如我就买了那小东西,然后挑个其它的一并买了您再把那豹子给我?”

那老板连忙跟上笑道:“那可就是小店的荣幸了,那豹子我明天一定送到您那!”
 
 
 
 

【澜巍】宫斗——片段

是两个人刚遇到的那会的事。
  

 
 
沈巍偷偷观察赵云澜很久了。

他在宫里,练武场虽有,但却总是找不到个好练手的。

若是找个侍卫,都因为他的身份去恭维他,过招总是没几下就认输。

皇上没有子嗣兄弟,养父常年征战在外,至于皇上……给沈巍千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皇上不敬。

所以还是宫外武馆的师傅比较顺手。

沈巍两个月前遇见的赵云澜,看赵云澜和那武师过了几招,心里不由得有些敬佩。

赵云澜招式凌厉,出招快,收招也快。

他不做过余的纠缠,一击不中就换下次,拳拳到肉,有时还耍点花招给自己创造进攻机会。

沈巍偷偷的看赵云澜和师傅打了好多天,却始终没敢上去搭话。

最后他也只是回宫后派了几个心腹去盯赵云澜,然后回来汇报给他。

当然,有时间就肯定是他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