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评论!

我心向光明,无奈生于黑暗。

不要叫我太太或大大,叫我阿黄就好。

三次是个很假的人,面具一层层的戴。

吃的比较杂,没什么不吃的cp,只是不喜欢性转文。

平时很胆小,不敢与人争执,很少生气。但碰了底线会发火,会不顾一切的怼你。

随笔



沈巍到底不是曾经的少年鬼王,他不再像从前一样把喜怒哀惧全写在脸上,他变得内敛,斯文又有礼。他经历了赵云澜的百世轮回,从曾经口无遮拦天真鲜活的小鬼王变成了如今的公子翩翩温润如玉的沈教授。


可最终,沈巍骨子里还是那个从暗无天日的大不敬之地的最深的那抹怨气生出的,凶残,阴暗的鬼族人。


鬼面想比起沈巍,不过是少了那层光鲜亮丽的表皮罢了。

【澜巍】「分手番外」(3)

ooc,文笔烂,逆原著cp

该说的就上面这么点

——————

总感觉自己越写越烂

——————

——————

——————







沈巍不算是自愿走的,但也不是被逼着走的。

他是被鬼面算计走的。

鬼面知道他们之间的问题,他清楚的很。

沈巍对赵云澜始终存有一份自卑和内疚。

沈巍觉得,赵云澜也许原本不会这么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是万年前的小鬼王,与他有了那份缘,再加上不辜负沈巍的一片真情,这才和他在一起,然后才是日久生情的了。

这样一来,便是沈巍为了一己私欲以爱为名把赵云澜强绑在身边了。

如果他没有斩魂使,没有鬼王这两个身份,如果他没有他的一身法力,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赵云澜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以他的性子,恐怕是玩过几个月就厌弃了吧。

沈巍把这份心思隐藏的太好,赵云澜都看不出来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赵云澜向沈巍提分手,便是打碎了沈巍的一片真心。

现在这真心还没重建好呢,脆弱的很,这是鬼面最好的突破时机了。

鬼面不过是挑拨了几句,再随便捏了个赵云澜出轨的幻象,沈巍很自然的就心灰意冷了。

鬼面这招虽然阴了点,可终究还是赵云澜给的机会。

赵云澜本想先把沈巍哄好了,然后再好好的把事情说一遍,认真的道歉,补偿沈巍。

所以他只是先卖卖可怜,先把沈巍安抚下来。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把误会解开呢。

鬼面知道这事,他看不得他哥吊死在赵云澜这颗歪脖子树上。

鬼面与沈巍终究是兄弟,对赵云澜这个嫂子,鬼面没多少好感。

他把他哥照顾的很好,比在赵云澜那好多了。

在鬼面这儿,沈巍不用一大早就给赵云澜做饭,不用天天看赵云澜脸色,不用总当赵云澜的尾巴。

鬼面和沈巍现在是走到哪算哪,沈巍心情不好,鬼面就带他去各地散心。

沈巍有时会看着一处景物发呆,鬼面叫他回神的时候,沈巍就会轻轻的说一句,云澜以前也和我一起来过这。

鬼面就在心里骂赵云澜,没事吃饱了撑的天天带他哥去外边晃荡,晃荡你妈!害得他哥现在睹景思人,好不容易心情好点又被赵云澜这个混蛋弄下去了。

过了几天以后,鬼面总感觉赵云澜离他们越来越近,他有点慌。

鬼面带着他哥转地方,有时候一天跑几个城市,偶尔住宿,鬼面就会瞬移到其他地方,把沈巍和自己的气息种在那,希望可以混淆视听。

但鬼面明白,赵云澜终究是赵云澜,他身上又有昆仑的法力,只要花些时间,多费点心思,想要找到沈巍不是难事。

沈巍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还是鬼面悄悄的下了个咒藏住的。

他把他哥捞来以后就天天绕着他哥转,还把他哥留给赵云澜的信给偷了,还得帮沈巍去龙城大学请假,抹去监控记录,等乱七八糟的都弄完了,他也就没什么时间去研究怎么更好的隔断赵云澜对他们二人的感应。

他哥没了赵云澜,日渐消沉,整个人都气质都变了。

鬼面见着着急,却也只能着急。他的力量可以治疗外伤内伤,可却治不好心伤。

沈巍没了赵云澜,跟一朵花没了土壤一样,活不了多久。

鬼面所做的,不过是为这朵花遮风挡雨,可他给不了这朵花生命。

鬼面只能延缓花的死亡。

除非……这朵花重新找到了一片新的,肥沃的土地。

鬼面想,他不如坏事做到底。

【澜巍】台风

*台风山竹大家应该都知道吧?就十七级的那只,它是我的灵感来源
*坐标深圳,有点担心但也没有很慌的说
*和   @龍.沙雕網友.栗 栗子一起写的文!一梗两用!快去看她主页!
*一发完,快夸我!
*普通人AU
*所有设定都是为了让他们两个同居

——————————

——————————

——————————

「台风已经来了一周了……」

沈巍想。

龙城最近运气不佳,被台风眷顾,一周的红色警报就没停过,期间还穿插着红黄橙蓝四色雷电和暴雨。

「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沈巍想「之前天气预报说只刮三天,结果第二天又说台风风力突然加大,而且本来是擦着龙城边儿过的,现在却直奔龙城,预计要刮十多天」

沈巍存粮很多,他小时候去外地旅游,被台风堵在家里一周出不去,口粮只备了三天的,他省吃俭用才熬过了一周。从此便对台风留下极大的阴影,养成了时刻囤货的好习惯,这次在家里待几个月都没问题。

这样想着,他又给自己养的狗和猫喂了点东西,然后打开电脑写教案。

沈巍本以为这些日子自己会在在空荡的别墅里一个人过,没想到两天后,就有人来敲门了。

还是半夜两点来敲的。

沈巍虽然不封建迷信,但在这种天气,这种时间,这种剧情,还是让他想起了大学时候和室友一起看的恐怖片。

「不会真是鬼吧……」

沈巍就是再淡定他也只是个大学教授,最多还勉强算是个健身爱好者,但好像也抵挡不住鬼的进攻?

家里静悄悄的,敲门声和催命符一样的,一声接着一声,有种沈巍不开门,门外的人就不停下的感觉。

无奈,沈巍还是下了床,路过厨房的时候顺便拿了个平底锅防身。

走进门口,才听到门外的声音。

「沈老师?你在家吧!开开门呀!沈老师!」

听起来挺耳熟,但沈巍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沈巍抬高音量,问道「谁在敲门?」

门口的人声音里都带着欣喜「哎呀沈老师,是我呀,赵云澜!」

沈巍皱着眉头想了想,这才从记忆里搜索出了赵云澜这个人。

是一个月前新搬来的邻居。 沈

巍开了门,手里还拿着平底锅。

顺便还把门口的总开关给开开了,整个屋子一下灯火通明。

赵云澜一开门就差点被房子里的灯光闪瞎了眼睛,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沈巍举在手里的锅。

赵云澜的求生欲一下子升到此生最高,他迅速双手举高蹲下,大喊了一声「沈老师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您可别暴力啊!」

沈巍被他弄得有些尴尬,他放下手里的锅,开口「那……那个,对不起啊,我之前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什么……咳咳,小偷啊之类的」

赵云澜也尴尬的站起身来,他拍拍屁股,讪讪笑道「没有没有,这还是我的错,这么晚来拜访也是比较突然,打扰了。」

沈巍侧身让赵云澜进门来,然后边把平底锅放在桌子上边说「不不不,我也就是有些疑神疑鬼了,赵先生这么晚怎么还来拜访?何况还是这种天气。」

赵云澜有点尴尬「这个,冒昧打扰,就是我家里的那个电线烧了,水管又爆水,湿了一地,我看你这边还亮着灯,就来敲门看看能不能借我住一晚?」

沈巍和赵云澜聊过几次,但最多是陌生朋友。可这种天气,对方没水没电,而且都求上门来了,沈巍哪还能见死不救?

他把一间客房收拾了一下,然后告诉赵云澜自己的卧室的位置。

「今天你就先住在这吧,我的卧室拐个角就到,你有什么事就去敲我门。」

「嗯嗯!」赵云澜疯狂点头「谢谢沈老师!」

沈巍想了想,又说道「嗯……既然你家没办法住人了,那如果你不嫌弃,可以来我家凑合几天,我的东西有很多,够我们两个吃了。」

赵云澜简直要感动哭了,这种天气还愿意把自己珍贵的储备粮贡献出来的人真不多了。

他一双眼睛闪亮亮的,给了沈巍一个熊抱,然后握住他的手不停的摇「沈老师真是谢谢了!那我这几天就住在你这啦!」

……

第二天,沈巍带着赵云澜参观了自己的别墅,把赵云澜惊到了。

赵云澜就没见过这么能存东西的,晚上乌漆麻黑的没注意,就算沈巍开了灯他也没好意思到处看,结果现在一看,把他惊呆了。

沈巍家里有很多很多吃的,厨房门口挂着几串腊肉,冰箱的九个抽屉和门上的置物架被放满了生肉,蔬菜,水果还有各种豆子干货杂粮一类,被塞的满满当当。

冰箱旁边放了两个箱子,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罐头和方便面。

然后猫粮狗粮买了三大包,各种沐浴露啊牙刷牙膏啊什么的东西都备了三份。

阳台上还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甚至还有一小片菜园。

各种零食装了一柜子,厨房里的厨具也都很齐全,调味料什么的也都有三四份。

沈巍厨房里甚至连制作冰棍,做饼干,做各种小零食的模具都有。

饮水机旁边放着一个空罐子和四瓶满满的水。

沈巍居然还有一个房间装满了急救物品。

各种药品,手电,防火面具……赵云澜还发现了一袋子的姨妈巾!

赵云澜僵硬的回过头,他用不敢置信的眼光打量着沈巍「沈老师,你,你不会是个……」

沈巍连忙解释「这不是我的!因为工作原因,总有和我一起搞研究的女性朋友来我家借住,然后就为了避免尴尬我才买了点备用的……」

「哦。」赵云澜松了口气「那就好。」

于是,就这样,赵云澜正式入住沈巍家。

赵云澜是个自来熟的,渡过了第一天的拘束期,第二天就开始各种释放本性,和沈巍关系一下子熟络多了。

「沈老师沈老师!你家阳台上面的菜园子里的番茄长好大啦!我帮你摘了满满一篮子哦!」

「……谢谢,可那个是观赏植物,不能吃的。」

「沈老师!你家的面粉啊什么的借我用用呗,我给你烤个蛋糕吃!」

「你用吧。」

四十分钟后是嘭的一声巨响。

「赵云澜?」沈巍连忙赶到厨房「怎么了?你没事吧?」

赵云澜脸上还有面粉,他站在厨房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他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巴巴的「沈老师……对不起啊。」

沈巍还能怎么办,他应了声没关系,然后又把赵云澜催促到卫生间去洗把脸,自己则是留下收拾这一片狼藉。

「哎呦!!」

结果卫生间又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和赵云澜的惨叫,沈巍赶到卫生间,赵云澜半个身子靠在马桶上,正揉着腰。

沈巍把他弄到沙发上趴着,问他「又怎么了?」

赵云澜疼的要命,可再疼都是自己作出来的「对不起啊沈老师,我就是一不小心,地板上的水太滑了又……然后就摔了。」

沈巍见人都这么惨了,也不好再去补一刀,他问赵云澜「伤到哪了?」

赵云澜哼哼唧唧的回答「腰……腰疼……」

沈巍去拿了瓶红花油来,倒在赵云澜腰上,抹匀以后又给他按摩。

腰上有一块青紫的地方,还好占地面积不大,否则赵云澜能给疼死去。

「沈老师!哎呦呦……疼——」赵云澜哀嚎着。

「为你好。」沈巍的声音里有点怒气「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赵云澜的声音委屈巴巴的「沈老师对不起嘛……我就是走路有点快……啊啊啊!疼!沈老师你轻点!真的疼!」

沈巍叹了口气「要揉散了才好的快,不然你这几天都会疼的睡不着觉。」

「嘤嘤嘤。」赵云澜苦着一张脸,故意卖萌「沈老师谢谢你啊,你看我,才刚来就给你麻烦……」

然后又叹了口气「唉沈老师,以后可怎么办啊。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啊……我家里都弹尽粮绝了,你可不要丢下我呀。」

沈巍被他故意做出的可爱表情深深的伤害到了,他心里一面嘀咕好看的人不管什么表情都好看一面又在嘴上客客气气的说「这是哪里的话,我既然答应要让你住到台风结束后,又怎么会食言?」

赵云澜见沈巍一脸受用的表情心下了然,原来是个喜欢撒娇卖萌的!

赵云澜知道了用什么对付沈巍有效,也就越发的随意起来。

DAY 3

「赵云澜!」沈巍吼「给我留点位置!」

他们俩在沙发上看电视,沈巍怀里抱着他的猫,身侧躺了个怀里抱着狗的赵云澜。

赵云澜偏偏是不安分,脑袋都顶到他的腿了还不安分,不停的往沈巍的方向挤。

沙发上的软垫都被他霸占,美名其曰是要让自己可怜巴巴娇软脆弱的腰过点好日子。

「白白,过来。」

沈巍召唤自己的神兽小白,然后让这只体型庞大的金毛趴在自己的腿上。

小白当然更愿意与主人亲近,可赵云澜的头横在那,它趴不上去,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沈巍看。

「赵云澜,你往边上挪挪,给小白让个位置。」

沈巍就是抵挡不了这种可爱又软萌的样子,赵云澜被无情的赶跑到一边。

「沈老师——」赵云澜从不屈服,他清楚明白的知道,想从沈巍这得到点什么,撒娇是个好方法「沈老师——我想躺着看嘛!」

沈巍撇了他一眼,被他甜到,语气无奈「那你也不能占那么大的位置呀!」

赵云澜见他有点动摇,又再接再厉「沈老师——我腰疼嘛——」

沈巍被他的表情彻底征服「好吧……但不要再挤我了,我都到边儿上了。」

说完还轻轻的瞪了赵云澜一眼。

奶凶奶凶的那种。

赵云澜捂住胸口,他被沈巍的颜值暴击直接打到红血「沈老师你也太可爱了叭!」

沈巍又瞪他一眼「再胡说八道我就不让你看电视了!」

「好吧好吧,保证不皮了。」赵云澜说完还做了个缝嘴巴的动作。

DAY 4

赵云澜闲的无聊,这三天他和沈巍把罐头吃了几罐,还泡了几包泡面,明明有很多菜没吃却一个都不愿意去做。

原因是懒。

可赵云澜又是个嘴馋的,他吃泡面和罐头都吃腻了,于是把目光和魔爪转向了沈巍的零食柜。

「赵云澜!」沈巍第N次崩溃大喊「我的零食呢?」

赵云澜瘫在沙发上,拍拍圆滚滚的肚皮,用手指了指嘴里还没吃完东西的金毛小白和黑猫居居,笑嘻嘻的说「这不,都在肚子里啦!」

沈巍瞪他「你腰不疼啦?」

赵云澜秒变小可怜「沈老师瞧你这话说的,刚刚还不疼呢,你一说就疼死我去了!」

沈巍「你就装吧!我不信了!」末尾还加了个可爱兮兮的哼。

DAY 5

赵云澜白天倒没再作什么妖,就是沈巍在半夜被打雷声敲门声和狗叫声三重奏惊醒的时候一脸懵逼。

他去开门。

然后就是一只左手猫右手抱枕边上还有只狗的赵云澜出现在他眼前。

沈巍问他「你怎么来了?还带着小白和居居。」

赵云澜见他睡懵了,还没清醒过来时,连忙把狗和猫都赶进房,然后拉着沈巍的手把他弄上床躺着。

啊——人生是多么的美妙啊!

赵云澜想。

沈巍半夜被吵醒,困得很,因为是赵云澜也就没多想,呼噜呼噜的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是被颈窝的毛绒绒给痒醒的,他笑着去摸那只大型动物的头「小白你别闹了。」

然后他感觉到触感不同的时候就被惊醒了。

「赵云澜!!你怎么在我床上?!」

赵云澜被他吵醒,声音还有点沙哑,配合他原本的声线,很迷人「你昨晚自己让我进来的呀!」

沈巍睁大了眼睛「我?什么时候?」

赵云澜对他撒娇「本来就是嘛,昨晚打雷,我害怕就来找你,你答应让我睡你的床的呀!」

说完还怕沈巍不信,又指着地上的小白和居居,理直气壮的说「你看,小白和居居和我一起进来的!」

沈巍:???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但赵云澜的理由又那么充分,证据确凿,他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在大半夜放了个男人进来和自己睡一张床。

行吧,除了接受这个解释还能咋办啊。

之后的日子,赵云澜和沈巍也就越发亲密,两个人天天黏糊在一起,沈巍觉得距离有些近了,但又舍不得赵云澜身边的温暖。

赵云澜呢,他的心思比沈巍活络的多,心里想法也就渐渐变了味。

有那么几天天天在厨房捣鼓,每次给沈巍端出去的却都是荷包蛋加面条。

终于,台风停了,赵云澜家里的积水,坏了的东西,全部被修好,修不好的也换了新。

赵云澜临走时说「沈老师,以后有台风我还到你家玩啊,你可以欢迎我哦!」

沈巍轻轻嘀咕「没台风也可以来的。」

但他没说出口,只是看着赵云澜招招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巍听见风送来他的一句话「你记得去看看厨房啊沈老师!」

沈巍进了厨房,桌子上放着个蛋糕,上面用糖霜写着——

【沈巍
我喜欢你】

沈巍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笑容甜的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

傍晚的时候,赵云澜听见一阵敲门声。打开门,却一个人都没有。低头一看,才发现门口的小台阶下放了个蛋糕。

上面用糖霜写着——

【赵云澜
我也喜欢你】

赵云澜勾起了一个笑。

追妻计划get√

有人吗?

点梗啦!

50.100.200.300的堆在一起

不写澜巍衍生,因为剧我一个都没追完。

只要是赵云澜和沈巍的就行,攻受随意【关注我的估计都是澜巍吧】【小声逼逼】

从评论里挑点感兴趣的,但肯定很短小

明天放台风假我一定会努力把分手更完的!

啊现在还有好多坑要填啊……

分手的番外还没写完

有个台风梗要和栗子一起发

和栗子一起写的那个卧底警察和黑道大佬的文还没动笔……

现在还要点梗嘤嘤嘤

不敢再拖了,毕竟失踪了一周了

深夜脑洞

比如

豪放不羁常年征战在外将军澜✘沉着冷静掌管大局军师巍

渣攻拔diao无情风流花心皇帝澜✘贱受乖巧强大隐忍忠犬暗卫巍


深情专一死缠烂打医师澜✘斯文保守克制书生巍


风流倜傥骄傲放肆自由正义感极高侠客澜✘表面单纯情深似海占有欲强魔教主巍

一腔热血年轻气盛演技派警察卧底澜✘一见钟情热爱养成逐渐改变有求必应黑道大佬巍

利益至上外表冷硬等价交换商人澜✘联姻牺牲品痴情不改研究员巍

⑦略微S易怒冷酷无情人类主人澜✘默默忍受一声不吭抑郁自残兽人奴隶巍

有点想写生子文

ABO真的很容易自设啊,都会很合理


其实真的好喜欢地星人设定啊!

想女装女装,想兽人兽人,想变小变小,想失忆失忆。

嘿嘿嘿~

↑发出猥琐的笑声【bushi

【澜巍】「分手番外」(2)

逆原著cp

是赵云澜✘沈巍

ooc预警

文笔不好见谅






大庆掐指一算,感觉事情不简单。

赵云澜都能从它的眼睛看出八卦二字。

大庆的猫脸都要笑皱在一起了:“哈哈哈老赵,你被小舅子算计啦?”

赵云澜一巴掌就拍在它的肥屁股上:“找死啊胖子,敢笑我。”

赵云澜想了想,又道:“我现在也只知道是鬼面那小混蛋把他哥给藏起来了,也不知道藏哪去了。”

大庆让老李给它放了盘小鱼干在桌上,跳过去吃鱼:“去问地府不就行了,两位鬼王同时出入,他们肯定知道。”

赵云澜摸着下巴上的胡子,皱着眉头:“我试着感应过沈巍的位置,实在是没用。只能知道他现在状态不错,没受伤,身上的力量也还在。就是不回应我。鬼面大概用了什么手段隔断了我和沈巍之间的感应,不然我早就找到沈巍了。”

“诶,老赵。”大庆喵喵叫着:“你觉得沈教授是自愿和鬼面走的,还是被鬼面用什么手段弄走的?”

赵云澜瞪了黑猫一眼,伸手把它的小鱼干拿了个放嘴里:“我家小巍怎么可能和他那个蠢弟弟同流合污,肯定是被鬼面算计了。”

大庆被抢了鱼干,气的炸毛。但又打不过赵云澜,只能放嘴炮:“你哪来的自信?之前还作死把人沈教授伤了个透心凉,你怎么保证人家不生气?”

赵云澜却没回嘴,脸上的笑一下就垮了下来,悲伤的情绪迅速蔓延,几乎要化为实质。

他叹了口气:“是我的错。”

大庆见赵云澜这样,态度也软化了下来:“行了老赵,你有空在这叹气还不如去趟地府。走吧,我陪你。”

赵云澜努力振奋了下情绪,又扬起个笑脸来:“死猫,你不就是想翘班吗?”

黑猫被戳中了心思,翘起尾巴来,跳下桌子头也不回的说:“说的和你没翘过班一样。”嘴里还不忘叼走根小鱼干。

赵云澜站起身来,顺手拿了大庆的两根小鱼干。

他踢了大庆的肥屁股一脚,说:“死猫,该减减肥了。”

大庆瞪他一眼:“说得好像你不是被沈教授养的油光水滑的一样!”

又一个小通知

那啥,我之前不是发过个通知说开学没手机的吗……

然后现在我爹娘说试用一下,看看情况……

老师布置的微多,为了九点一十前写完去洗澡睡觉,就没什么时间码字……

不敢太晚睡,不然第二天上课要睡觉……

然后,就,码字的时间不咋多吧……

所以虽然手机还在,但更新速度慢啊……

对不起了

>人<

疯辽!

我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还给我的文点了小蓝手和小红心!我要疯辽!真的好开心!长评回复真的有好处啊啊啊!我要去码字冷静一下!我要更文开心一下!

一点脑洞

做了个梦,从而突然有的脑洞

梦见澜澜和巍巍经营着一家店,一家杀人的店

一家开了五百年了的老店

只有你给的报酬够高,那这家店什么人都杀

祝红啊小郭啊林静啊他们都是这家店的店员

然后

巍巍和澜澜接了个单子

要杀小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的梦就这样的

然后巍巍和澜澜把小郭约到了茶室,在茶里下了毒

他们三个人就开始喝茶

巍巍喝了口茶,突然恍惚了一下,滚烫的茶洒到了手上,但他没感觉到疼

然后他抬头看澜澜,发现澜澜也在看他

澜澜说了一句

「一家杀人杀了五百年的老店,杀人方法多到你想不到」

然后巍巍就笑了,他说

「是啊……的确让人意想不到」

然后澜澜就沉默了

他们都心知肚明

巍巍说的意想不到,不是杀人方法

是杀人的那个人

巍巍很爱澜澜

澜澜杀他,他真的意想不到


————————

整个设定就这样了

梦里是以一会看着小说,一会又是巍巍视角的形式进行的

看小说时候澜澜说的杀了五百年人的老店那句

还有以巍巍视角看那杯茶洒出来的时候

真的超心痛

虽然是个没头没尾的故事,但梦里的那两个场景真的

虽然在梦里都差点要哭

巍巍看到茶洒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中招了

也一下子明白了是澜澜下的手

因为是巍巍视角,那个时候都感觉得到他的绝望痛苦的心情

不论什么原因什么背景,这个剧情真戳到我泪点了

有人想看的吗

有的话我加点细节,看能不能一发完

————————

【澜巍】「分手」番外1

我肥来啦!!

开学激情!

注意一下是澜巍哦!

灵感来源于评论区一个小可爱的评论!修改了!

——————————

其实可以单独看!不看前篇也没问题!

——————————

沈巍虽然原谅了赵云澜,但没有搬回去。

而且,沈巍那天走了以后,就没有再去找过赵云澜了。

手机没发短信,传话,写信,赵云澜甚至去龙大门口等了两天,可是都没用。

赵云澜差点怀疑沈巍人间蒸发了。

他急得慌,他查过了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沈巍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就再没出来。

这段监控明显被人为修改过了。

虽然伪装还不错,想要骗过一般人绰绰有余,但特调处的这种专业人士就能立马看出不对劲。

赵云澜去问了龙大的其他老师学生,都说沈巍是一个人去外地搞调查去了,也没人知道他去哪个外地搞的调查。

至于沈巍家,赵云澜也没发现什么线索。

沈巍和他买了新房后一直住在一起,之前搬出去应该也是回了地下,他家里的东西蒙了一层灰,明显是很久没人住过了。

赵云澜是彻底慌了。

他用了一个星期,把所有方法都试过了。

他甚至用了沈巍的身份证去查消息,却发现沈巍没有购买任何机票船票车票。

赵云澜真的没办法了。

他现在真的要后悔哭了。

他就不该作死提分手,好不容易和好了还不紧紧跟着人家,赵云澜只觉得自己脑残。

这种重燃希望后再次失去希望的感觉让他心如死灰。

沈巍会不会是……厌了,烦了,腻了?

他会不会不要我了?

不会的!不可能!

赵云澜一次次做出假设,又一次次推翻。

沈巍有无数种方法让赵云澜找不到他。

赵云澜这样自信沈巍不会丢下他的原因,不过是沈巍对他的爱。

赵云澜想,这份爱会有被磨光的那一天吧?

沈巍长久,他念了赵云澜一万年。

沈巍隐忍,他看着赵云澜百世轮回,娶妻生子,生老病死,他很少加以干涉。

赵云澜需要冷静一下。

他不想回家,没了沈巍那房子也称不上什么家。

他也不想去外面,不熟悉的环境让他神经紧绷。

他想,还是特调处这种友好又温和的气氛适合他。

赵云澜窝在特调处一整天没挪窝。

他躺在沙发上,两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看,也不出声。

郭长城怯生生的帮他打好饭倒好水,赵云澜也只是目不斜视的说了声谢谢。

祝红忍不住,走过来想劝劝他时,他又闭上了眼睛,说:“我没事,就是想一个人安静的想点事。你们不用管我,该干嘛干嘛。”

大庆以为他睡了,刚爬上赵云澜的肚子,就被赵云澜抱起放到胸口。

赵云澜有一搭没一搭的撸着大庆的毛,大庆被摸的舒服,也就没多计较。

它打了个哈欠,半闭着眼问:“你有线索啦?”

赵云澜应了声:“有点眉目了,还只是猜测。”

大庆舔着毛:“昆仑山?”

“我去过了。”赵云澜道:“没人。”

“那还能是哪?地府的人不敢动他的。”

赵云澜突然笑了,眼睛弯弯,好看的紧:“地府的人不敢动,可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中二小屁孩就不一定了。”

————————

大家快猜!

是哪个中二小屁孩拐跑了巍巍!